您现在的位置: 专题>六月>读书笔记
     一月
     二月
     三月
     四月
     五月
     六月
     七月
     八月
     九月
     十月
     十一月
     十二月
 
刘志伟:“企业文化”的“老板影子”
2018-01-01
宁向东在《清华管理学课》第96讲关于“企业文化”一课中提出:企业文化是由组织的全体成员共同拥有和分享的,关于组织和行为的一系列重要观念。又说:由于领导者的独特地位和强大影响力,由于上行下效的文化观念,企业文化就是老板文化,就是体制文化。

自己是被这个关于企业文化的解释说服了的,尤其是“老板文化”的概念。一个团队总有一个核心人物,这个人物首先是决定团队成员个人晋升空间和收入回报弹性的人。由于这样一种权威的影响力,他(她)的理念、言行就必然可以不加修饰地引领团队成员的理念和言行,这样长期的暗示、引领和趋同性,就会融化成团队成员的价值观、方法论,成为企业和团队文化的客观内涵。所以,我听了宁向东关于企业文化的讲课最大的感受就是“老板文化”,我的理解就是:“企业文化”必然有“老板”的影子。

电视台作为集团公司大家庭中一个特殊的团队,曾经因为特殊的地位成为为企业上下关注的焦点。某些人物进退得失的故事在各个大小的圈子里被广泛流转,有毁有誉。也在相当长一段时期内,因为各种原因,经历过团队的集体“重心失衡”,这一般人怎么干都似乎找不到北。团队文化也因为工作态势的变化而变得模糊和不自信。

似乎是从05年开始,这个状况开始发生微妙的变化。“见证历史、记录历史、融入历史”、“爱家、爱台、爱兖矿”、“以人为本、张弛有度、快乐工作”这些文化理念被清晰地提出来,并慢慢演变成集体理念和言行,体现在工作和生活的方方面面。这个团队在多年的迷失后,逐渐找回自信,逐渐形成合力,逐渐引起人们的艳羡。数年里,因各种原因,有的人离开了,或走进其他团队,或找到了自己的目标,但绝大多数人已经成为这个团队文化体系里面的重要一员,受益于这个文化氛围的浸润而使职场生涯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具有可控性,个人诉求和团队价值因为有了空前的一致性而变得愈加美好。工作上,他们精益求精而又张弛有度,各有所长而又相互帮衬,有先有后而又不离不弃;生活上,他们各自安住而又彼此欣赏,虽然没有多么高大上但又充满乐趣。在个体阶段性的困难面前,他(她)拥有的是团队的呵护和力量。经过了约8年的沉淀积累和信心再造,从困惑到清醒、从稚嫩到成熟、从注重个人能力张扬到依托集体力量承托,这个团队从2013年开始步入了整体性进步、发力的阶段。个人职场晋升通道的打开,考核机制创新以及政策激励带来的收入变化,使大家既有“面子”又有“里子”。

作为媒体负责人,从接过这个管理团队的担子后,就在感受荣耀的同时,也倍感责任的重大。以文化为符号的那些多年形成的管理经验、团队价值、个体行为会被继承和发扬下去吗?团队成员认可自己吗?自己是否能够在制度之外以文化的微妙载体来带动和引领团队?

自己也曾经面对新的现状、在保留原有文化内涵的基础上,试图引入一些新的说法来增加认知的新颖性,以克服文化审美的疲态。在自己和团队成员阶段性遇到个人和集体关系困惑时,自己和大家分享过一些新的语言,类似“身和同住、语和无诤、意和同悦、利和同均、戒和同修、见和同解”的“六和敬”法;也曾有意识地给在团队中难以走到前列的成员分享“平常心、本分事、踏实人”的体会;最近又和大家分享梁晓声关于文化概念的一个新的诠释“根植于内心的修养、无需提醒的自觉、以约束为前提的自由和为他人着想的善良”,等等。

自己是这个团队的管理者,但自己清楚更是基于示范基础上的引领者,打着“严格要求”旗号的“呵斥”“抱怨”是不被允许的;自己必须首先是一个和大家一样的“劳动者”,在同一块田地里流汗、耕耘才好。就在写这个笔记的这一天里,我上午完成了昨天事业发展公司给安排的两个小专题片文稿的修改和撰写;修改了记者新闻稿件4篇,下午审核通过了系列报道3篇;对前几天完成草稿的董事长讲话4篇学习文稿进行了再次校对审核,安排录音制作;下午下班之前要完成读书笔记草稿,等明天抽空再修改完善一下可以上交。这个崭新的一天里,我还要习惯性地一早到值班机房询问值班情况,习惯性地下班之前到编辑机房、录音间查看设备使用和电源关闭情况,还有每天的工作量填报审核情况,等等,当然这还包括一早和社区管理中心联系、落实他们提出的能否进行一次关于供暖乱放水现象的曝光式采访的事情,关于拍摄和采访方式、报道和宣传定位等;这还包括参加新闻中心的关于春节节目创作筹备会,以及其他临时性的工作。

领导者,首先要能和团队一起战斗,做到苦乐齐受;

领导者,首先要能在苦乐齐受的前提下,满足他们希冀、代表他们诉求;

领导者,不是文化,但他(她)又以理念和言行代表生动的文化符号本身;

领导者,不因疾苦而懈怠,不因风霜而干涩。

四年来,有过执、有过迷;有过灰、有过喜。如今感觉是路子越来越清、步子越来越轻、姿态越来越松,自己在和团队成员享受着那些十多年来孕育成的文化氤氲,在轻快地前进!

自己知道,电视台这个小团队文化体系里一直有一个人的影子存在,但这个以文化形态出现的人的影子,从来不是压抑,而更像是一束光一样随时可以照亮内心、激励前行。

既然如此,那么,“企业文化”就算是“老板文化”本身,又如何呢?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